差價合約(CFD)是複雜的工具,由於槓桿作用,存在快速虧損的高風險。81.7% 的散戶投資者在與該提供商進行差價合約交易時賬戶虧損。 您應該考慮自己是否了解差價合約的原理,以及是否有承受資金損失的高風險的能力。

China2024

2024年重大主題 - 中國經濟是否最終在2024年表現優異?

Dilin Wu
Research Strategist
2023年12月18日
從今年第四季開始,我們看到世界幾大已開發市場成長放緩。美國有效控制通膨水準、成長數據和勞動市場出現一定程度的退卻;英國經濟成長率較低,消費支出和高抵押貸款利率掣肘發展;而歐元區和德國更是面臨衰退危機。在這種局面下,2024年中國經濟將如何表現成為投資人關注的重點之一。

回顧2023

Preview

回首2023年,中國在經濟復甦方面做出了許多嘗試,包括兩次降準降息、推出房地產寬鬆措施、增發一兆元國債共地方政府使用,以及在外匯市場中積極穩定人民幣值等等。這些措施在刺激信貸需求、維持主權貨幣購買力和提振市場信心上起到了一定作用。從宏觀數據來看,第三季經調整的季比GDP成長率為1.3%,高於市場預期,而工業生產和零售銷售等在下半年也出現回溫。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和中央政府以及貨幣當局投入的規模相比,現在的經濟狀況和預期仍有一定差距。作為中國股市綜合指標的滬深300指數今年以來累計下跌13%,而CN50指數則下跌13.5%,恆生指數今年以來下跌幅度超過17%。風險市場中,大盤今年縮水了13.5%,而恆指年初至今跌幅超過17%。

Preview

中國正面臨的四大關鍵問題

縱觀2023年,中國有四個問題亟待解決。其一是通貨緊縮。 2023年,中國消費者物價指數與生產者物價指數長期保持低水平,國有企業和中央企業帶頭降低工資,進一步加劇了「通貨緊縮」的困境。在這一年中,消費降級成為了主要趨勢。儘管中央銀行的貨幣發行量保持在兩位數的高成長率,但更多的資金被儲存於銀行體系,而沒有流入消費市場。貨幣政策陷入“流動性陷阱”,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中國經濟的下行風險仍然存在。

第二,地方政府債務存量過高。根據最新統計,截至2022年底中國城投債規模高達65兆元,不考慮地方的隱性債務,相當於去年中國全年GDP的一半。如何減輕地方債務負擔 - 如進一步降低利率,允許一些地區地方政府債務重組等 - 會成為2024年的重要議題。

第三,人口結構問題日益嚴峻,勞動市場受到考驗。 2023年,中國正式進入人口負成長的國家行列,人口年齡重心朝40歲以上移動,老化嚴重。同時年輕人失業率高,受疫情影響積壓了三年的畢業生無法在短時間內被就業市場充分消化。國家統計局自8月起停止發布青年失業數據,而就上半年屢創新高的趨勢來看,保守估計數據維持在四分之一以上。

第四,房地產市場風險還未釋出完畢。今年,恆大、融創、碧桂園等房企紛紛違約,讓人們買房意願降低,出現供大於求的現象。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今年前三季全國商品房銷售額年減4.6%,房地產開發投資年減9.1%,這使得去庫存或將成為2024年房地產市場的關鍵問題之一。作為房地產「去泡沫化」的外溢效應,銀行及信託等金融機構的不良資產風險也日益顯現。如何刺激居民的貸款意願,使其與巨額存款水準相平衡,也是2024年的重點。

2024 年展望

大部分前文提到的挑战留待2024年解决,其中有些问题已经持续多年。当全球其他国家开始考虑从高利率水平宽松政策时,一个相关问题浮现:中国是否在2024年准备好迎来上升趋势?此外,考虑到中国显著的利率差和低估值,如果经济状况改善,我们是否会看到国际资本大量涌入中国市场?

針對這兩個問題,12月8號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表示要強化宏觀政策的逆週期和跨週期調節,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我個人理解的意思是,維持經濟的平穩運作依然是重點,財政政策將在明年發揮主導作用。具體而言,我認為財政政策仍會以減稅、補貼和增發國債為主,削減政府開支同時刺激消費,讓資本流入市場。而貨幣政策將繼續施行量化寬鬆,同時我也認為有進一步降準降息的可能,降低地方政府的債務負擔。

相較於經濟週期和政策變化,投資人更在意風險市場在未來的表現。中國股市能否在2024年迎來資金留意取決於房地產市場當前的狀況能否得到改善。企業的獲利能力和估值也會影響股市表現。另外,如果中國繼續放款貨幣政策,接受人民幣在外匯市場的適度貶值,股市可能會出現潛在的行動力。

而在外匯市場中,由於人民幣較多是由央行調控,受出口數據和外匯存底影響較大。所以雖然聯準會及部分其他已開發國家已經開始定價明年的降息,人民幣可能會繼續承壓。在這樣的背景下,弱勢的人民幣有助於外貿出口企業的國際競爭力,也有助於中國走出「通貨緊縮」的局面,更符合中國經濟的需求。中國經濟的恢復也會影響其貿易夥伴和風險代理貨幣的表現。歐元區基本上處於經濟週期的低點,如果中國需求恢復,有利於歐元區加速擺脫衰退困境。澳元與人民幣的低波動息息相關,弱勢人民幣或將促使澳元在未來12個月更傾向於區間交易。

中國經濟擁有強大的韌性,在認可當前成就的同時,我們也要警惕經濟下行風險並事先做好防範。在地緣政治發展依然充滿不確定性的背景下,關注中國對上述提到的四個問題的應對方法,同時保持開放的心態,是2024年獲利的關鍵。

此處提供的材料並未按照旨在促進投資研究獨立性的法律要求準備,因此被視為市場溝通之用途。雖然在傳播投資研究之前不受任何禁止交易的限製,但我們不會在將其提供給我們的客戶之前尋求利用任何優勢。

Pepperstone 並不表示此處提供的材料是準確、最新或完整的,因此不應依賴於此。該信息,無論是否來自第三方,都不應被視為推薦;或買賣要約;或征求購買或出售任何證券、金融產品或工具的要約;或參與任何特定的交易策略。它沒有考慮讀者的財務狀況或投資目標。我們建議此內容的任何讀者尋求自己的建議。未經 Pepperstone 批準,不得復製或重新分發此信息。